2013→10→1 星期二
时下文论
时下文论→王石文论
什么是社会组织?
来源:文促会 时间:2012-07-09

在石家庄文促会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王石


万勇主席
各位同仁:
        我和广华副主席、郭杰副秘书长一行前来祝贺石家庄文促会的成立,非常高兴!
        我的心情,一则以贺,一则以谢。为什么谢呢?石家庄文促会是文促会创立20年来成立的第28个地方文促会组织。这对文促会整个事业而言,是一个响应,一个支持!我们感谢石家庄的同仁。
        我每次参加地方文促会活动,总被问到:文促会和文化局、文联的区别是什么?什么叫社会组织?我尝试性地和大家交流一下。
        我说尝试,不是客气,社会组织在中国乃至国际上,都是一个尚待研究的领域。为什么?因为从实践和研究的角度来看它出现的时间都非常短。在座很多是从事文化研究、人文科学研究和文艺研究的朋友,都很了解情况。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民间组织古已有之,如商会、同乡会、宗亲会等等。那么,为什么我又说它是新的?因为社会组织的大规模出现,成为现代社会的重要课题,并对政府产生重要影响,还只是这前后30年的事情,中外皆如此。从时间上看,中国是从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改革开放了才开始;从世界看,是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在世界人文学界有一个公认的概念叫“社团革命”。那时,很多国家仿佛在突然间涌现了大批的各种各样的社会组织。美国现在的社会组织数量超过了150万个,比我们多得多;我国民政部门限制较严,现在只有近40万个。也有专家说,没有登记的算在里面,可能是10倍,就是400万个左右,这个数量相当大。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大量的社会组织?非常值得研究。
        首先,我要说的是“社会”。党的十七大文献中出现了“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四个词并称,这其中有两点是过去不会提的。第一点是把“文化”和“经济、政治”并提。过去常用的说法是“文化为政治服务”。“文化”与“经济、政治”并提的高度过去没有。第二点是出现了一个词:“社会”。我们曾经理解的“社会”,就是人类社会,是一个总的概念,包括政党、政府、经济、政治、文化等。“社会”怎么成了一个具体的、特定的领域?这个领域指的是哪里?哪里是社会?什么是社会?
        具体而言,1949年以后到1978年以前,我们国家有没有“社会”?我的看法是:基本没有。因为,那一段时间里我们的国家可以说是一个高度政治化、国家化的单位体系。每个人都在国家、单位体系之中,连农民也在人民公社这个体系里面。在这样一个体系里,“社会”这个字眼变成了一个很小的缝隙。谁属“社会”呢?待业青年叫“社会”,也叫“社会青年”;刑满释放人员叫“社会”,无业人员叫“社会”,残疾人也叫“社会”。总之,没有单位的都叫“社会”。学生毕了业,说要“走向社会”了,没有那么单纯了——好像这个社会很可怕,一不小心就要吃亏;从部队转业,被告知要离开军营“走向社会”了……可见“社会”是个不怎么样的地方。
        我与朋友开玩笑说,我们国家号称是“社会主义”;什么是“主义”?就是尊崇、至上。我们是以“社会”为“主义”;而资本主义以“资本”为“主义”。可是,没有“社会”怎么能叫“社会主义”呢?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的国家出现很多大的变化,其中一个巨变就是中国出现了“社会”。“社会”在培育,在成长;我们的国家在日益出现一个越来越大的、健康发展的、成熟的社会。这是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
        其次,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包括中国,对于现代社会的组成结构有一个共识:第一,是政府体系;在中国要加上政党,即以党政体系为主要构成的国家体系。第二,市场体系;它的构成当然是以企业体现的。第三,社会体系;它的构成就是各种各样的社会组织。在西方,常常把构成社会体系的核心,称为“公民社会”或“市民社会”。#p#分页标题#e#
        听说有一些部门对用“公民社会”这个词有不同意见。我不这么看,在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里面,多次正面提到“市民社会”、“公民社会”。其实就是现代社会的三元结构:体现为以国家行政为主体的政府体系;以企业为主体的市场体系;以“公民社会”或社会组织为主体的社会体系。在西方社会学里,也把社会组织称为“第三部门”、民间组织、非政府组织,或非营利组织。 “社会组织”是在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中提出的一个正式称谓。十七大的文献中再一次肯定,把这一个社会部门,叫做社会组织。
        中华文化促进会就是一个社会组织,属于社会团体。在中国,社会组织被分为三类:社会团体、基金会、民办非企业(主要指不以经营为目标的企业性组织,如幼儿园、俱乐部等)。社会团体在中国又被划分为:学术性社会团体,系各种研究会、学会;专业性或行业性社会团体,一般称协会、商会;联合性社会团体,一般称联合会、促进会。我们和文联一样,是属于联合性社会组织,再加上地域范围,即“全国性联合性社会组织”。
        这里,我还想就两个基本概念与大家交换意见。一个是“非政府组织”即NGO;一个是“非营利组织”。非政府组织不是反对政府的组织,它的性质不是国家的,而是社会的。非政府组织开始出现在联合国,后来陆续出现在一些国家。联合国有一个习惯,就是在某国开一个联合国会议时,同时要召开一个不是代表某国政府,而是代表社会的会议。那一年,联合国主办的一届世界妇女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同时也有一个非政府组织的妇女代表论坛也在中国召开。再像世界环境发展大会,参加的国家有170多个,同时非政府组织的论坛也有160多个。为什么?就是为了体现政府和非政府的不同意见。现在,NGO也是个普遍使用的词了。
        再一个概念是“非盈利组织”。什么是“非盈利”?我专门请教过。在我国民政部的规定里,社会团体可以经营。我们都说社会团体是公益组织,为什么说可以经营,还可以注册公司?那一年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一个副总裁来访,这个杂志赚了很多钱。我问他,你们为什么叫非盈利机构。他回答说,在美国非盈利机构的概念,不是不能经营,而是不能分红。你可以赚很多钱,但这些钱是社会的、公共的,只能放到你的宗旨所规定的事业中去;主席也好,理事也好,不能像公司那样进行股东分红,也不能去干别的。这样,不管你赚多少钱,你还是非盈利组织。
        最后,我再说几句关于社会组织的功能和特性问题。我完全同意孙部长刚才讲的那几条,一是“服务”,讲到了补充、延伸;一是“协调”,讲到了桥梁、纽带作用;一是“整合”,讲到了交流、对接、互动与合作。中华文化促进会是1992年成立的。成立时,倡导成立文促会的李瑞环同志讲了一番话。他说,我们党有很多干部不会和海外的朋友打交道,很多海外华人、华侨回来投资,一跟他们说话就是社会主义、中国共产党领导……很多时候说不到一起去。我们要寻找共同语言。成立文促会大家都讲中华文化,这是我们的一个共同点。文促会成立以后,确实做了许多党和政府不愿做或做不好,民间方式能更好地完成的一些任务。同时,它整合和动员社会各界力量,共同促进文化发展——这就是它的特色,既不是一个政府行政部门,又不是文联那样的党联系艺术家的组织。
        关于社会组织的特性,我也没有专门研究,但可以提出几条,我们共同思考。
        一是民间性质。在海峡两岸有一个共同的特色,就是它的组织结构里面,往往体现着很强势的政党和政府的政策。我们这边搞文化大革命时,对岸的蒋委员长就很担心:中国的传统文化不能没有了,不能被消灭了。他就在台湾成立了一个组织,叫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委员会;而且他做了一个规定:从他开始,总统当会长,副总统当副会长。他以后,严家淦、蒋经国、李登辉、陈水扁和后来的马英九都当过会长,然后又当名誉会长。现在的会长由刘兆玄担任,他是从行政院院长任上下来的。这种现象,我想可能是两岸在社会转型时期的一个阶段的特征。我们这边有很多老同志,很多官员或者曾经的官员加入到社会组织里面去,和很多专家、学者、企业一起共谋发展,使社会组织产生更大的推动力,这也是算是一个特色,这也是民间性质。可能各国的情况不太一样,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即都没有政府财政拨款,也不列入党和政府的编制,这就体现了它的民间性。#p#分页标题#e#
        二是非盈利性或公益性。我说一个美国的数据供大家参考。他们社会组织的经费50%来源于自主经营,30%来源于政府买单,20%来源于会员的会费和社会捐助。我认为,他们比我们更成熟、更合理。我国很多社会组织成立时轰轰烈烈,后来就逐渐萎缩,偃旗息鼓,主要问题就是经费短缺。其一,没有开展自主经营,没有自己的企业;其二,还没有习惯政府采购。我给大家举一个“尼泊尔中国节”的例子。这个节一直是文化部主办,亚洲处负责。他们就几个人,忙不过来。从去年开始,“尼泊尔中国节”就交给文促会来办,结果办得非常好,文化部非常高兴奖励我们20万块钱。我说的政府买单就是这样。在美国常常有这样的情况:政府出台项目,适合资格的社会组织来竞标,达标者拿去做。美国联邦政府对社会组织的资助是最多的,大大超过社会捐助;而我们现在的政府资助大大小于社会赞助。其三,成立公益基金会。去年我去台湾,一个基金会的朋友说,在台湾一个公益基金会的门槛是60万台币,折合下来还不到15万人民币。我们的基金会门槛非常高。在美国基金会免税,遗产税则高达50%,这种情况下,如果你同意把你的遗产用来做社会公益的话,这个税可以免交。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很多大财团把大量的资金用于社会的原因。美国的交响乐团都有基金会赞助;不赞助,钱也得交税。那为什么不去做?这种政策使他们的社会公益基金会,不仅多,而且规模巨大——这就是遗产税激励的结果。老父亲给你留下2亿美元,有两条路:一条路,你要交给政府1亿美元的遗产税;还有一条路,拿1亿美元建立公益基金,赞助文化,当然他要选择后者。实际上政府的压力也减轻了。
        三是社会性。我为什么特别强调社会性?社会组织在文化面前的心态,与政府和企业是不同的;特别是在政治、经济竞争激烈的国家中。政党和政府为了自己执政,在文化面前有很大的功利性。我们现在很多文化工程是“政绩工程”,这就是政党和政府在文化面前很难完全避免的心态。所谓“五个一工程”,就是官员的政绩,和升迁相关。台湾有个词叫“政党文宣”,它直接说就是为了政党的利益去宣传。企业在文化面前,当然更多是盈利心态。文化产业究竟属于文化还是属于产业?我认为它属于产业。因为它是在寻求新的经济增长点,在寻求新的投资领域;退一步说,即便不是如此,它也带着市场资本所不可避免的这种特征。过去,媒体对社会有公信力,是因为媒体是社会的良心,媒体敢说:企业不能唯利是图!现在,媒体也产业化了,也坐拥财团。企业就说,你也与我们同流合污了,你也下水了。默多克新闻集团的那些丑闻,就是财团坐拥媒体,唯利是图,使媒体失去了社会正义的结果。相比之下,我认为社会组织却更多地表现了一种文化理想、良知、坚守、奉献和自愿精神。文促会在多年前,有好几年每个人的月工资就600块钱;最困难的一段时间,一分钱工资也没有,但是每个人都坚持上班。当时,我们组织了300多个学者注释二十四史。这些学者从1994年到今已经注释了18年,24个编写组,24位主编,已经有9位主编去世了。2位总编纂,一个是张政烺先生,一个是何兹全先生,也先后去世了。整套书只出了3部。去年,天津大学主编《隋书》的一位主编,没来得及看到书的出版,还在印刷过程中,他就去世了。他编纂完的手稿,整整齐齐地放在桌子上……《今注本二十四史》的每一部史都以注释的方式,把五、六代学者的研究成果放在书里面,让后世的人可以读懂二十四史。开始我们规定1000字30块钱。人家编写完了,一审,二审,三审,四审都完了,还是没钱付稿酬。我说:你们起诉我行不行?他们说:为什么要起诉你?我说:你起诉我,就有人知道这事,大家就愿意伸手帮帮我们了。我的意思是,社会组织就是要发扬一种自愿的、奉献的、坚守的文化理想和良知——这是我们的基本动力。在这一点上,社会组织优于政府,也优于企业;不是因为某人,而是因为它具备这种性质;因为一般社会组织都是为了从某一个方面,完成一种社会理想和目标而建立的,它就应该起到这样的作用。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