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 星期二
时下文论
时下文论→金坚范文论
文化最核心的是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念,也就是精神
来源:文促会 时间:2012-06-28

在“2012中国旅游日论坛”上的讲话

金坚范

 

 
金坚范副主席在“2012中国旅游日论坛”上发言


        我今天就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讲两点:传统继承和与时俱进。
        首先,要搞清楚文化是什么?现在中央提出:文化要大发展大繁荣,我们必须看到文化有三个层面,由外及里,分别是物质、制度、精神。物质的层面是人类为了生存所必需的衣食住行的器物和生产这些器物的工具;中间层面是制度,协调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大到国家,小到家庭;文化最核心的是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念,也就是精神。器物、行为、制度这些都是文化的载体,它们本身不是文化,载体中的思想内容才是真正的文化,是文化的本质所在;而思想总是同思维方式和价值取向联系在一起的,渗透于各种文化作品之中,更贯穿于我们的言行举止和政策导向之中。所以,我们要继承和发扬的正是精神。胡锦涛总书记在十七大报告中提出“弘扬中华文化,建设中华民族固有精神家园”,其落脚点是精神家园。鲁迅先生一生致力于改造国民性,其实就是对国民思想家园和精神家园的改造。
        既然继承的是精神,惟一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著名哲学家冯友兰先生提出的:抽象地继承。要从经典中承载着民族赖以生存发展的、代代相传的、至今仍然有生命力的价值取向和道德伦理观念中抽象出来,继承、弘扬,使之成为具有永恒价值的精神资源。
        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传统文化是一个资源仓库,固然博大精深,但也不是什么都好,而是鱼龙混杂。《礼记》有言:“礼,时为大”。可见对于最讲究形式的礼仪来说,最重要的标准也不是“守成”,而是“顺时”。我们要继承、弘扬传统文化绝不是文化“考古”,绝不是刻舟求剑、墨守成规、抱残守缺;而是与时俱进,既要删减不合时宜的,又要赋予时代的新意。前有所承、后有所长。意大利著名历史学家克鲁奇有一句名言: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人在选择、解读历史的时候,都是围绕当下现实环境影响,赋予时代的新意。传统不是一成不变的,它需要倚靠每个人用智慧,辛勤浇灌、浴火重生,让旧的传统成为新的传统,不断地由旧变新——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传承。文化如果不与时俱进创新发展,就不可能鲜活。
        就当下而言,更应注重老庄文化的研究和弘扬。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中国的根抵全在道教”。著名历史学家吕思勉这样说:“道家之学,实为诸家之纲领。诸家皆于明一节之用,道家则总揽其全,诸家皆其用,而道家则其体。”儒家学说一种伦理型的学说,主要讲仁义;而道家是中华民族思维模式的胚胎,是一种哲学基础。
        在中国历史上,历代统治者也都以儒守成、以道达变。中国政治家在国家危难之际、政治变革之时,都从道家经典中汲取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