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 星期二
时下文论
时下文论→王石文论
徐霞客把自己的生命放置于社会人文和自然之间
来源:文促会 时间:2012-06-28

        5月17日,王石副主席接受阳光媒体集团《杨澜访谈录》节目组采访,围绕将于5月19日开幕的“第10届中国徐霞客开游节”阐释了自己的观点。

 

 

 

王石副主席接受阳光媒体集团《杨澜访谈录》节目组采访

 

        记者:从您的角度来说,徐霞客精神是什么?
        王石:徐霞客是个很特别的人,一生中有30多年都在走路。他走了一辈子路。这在中国人中间是很少的。有些人可能是地质学家,或者有些考古学家,他需要田野考古,因工作需要而走路。而徐霞客是很自觉地在走路,很自觉地在考察中国地质、自然状况,很自觉地记录各地的包括民族状况、生存状况。作为一个职业旅行家,这在中国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记者:我们该如何向全世界传递徐霞客走路的精神?
        王石:我把他这个走路的精神,看成是一种爱自然的教育。爱自然是中国人重要的思想。中国人现在经常说的道,其实就是爱自然的思想,所谓“道法自然”。对自己生存的环境,如地球、自然界、社会环境等,我们始终应作为一个适应者,去适应环境,改善环境,而不是去创造环境。重人重文,这在中国人的思想里面非常重要。有朋友开玩笑说,今天是市场经济;但是,我发现“市场”这两个字早已超越了经济的范围,在政治、文化及社会领域到处都有市场;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对于人文的关注就成了最宝贵的东西。所以,我赞美徐霞客,就是赞美他对自然的爱和人文精神。
        记者:在文化交流层面,我们以什么样的形式把徐霞客精神宣传出去?
        王石:我不赞成仅仅从旅游产业的角度去谈徐霞客。利用徐霞客来宣传旅游产业有点别有用心。徐霞客没有发展旅游业。徐霞客的旅游完全是他的一种生存状态、生命状态,是他自己的一种内心追求。今天讲徐霞客,最好不要去讲旅游产业,那会把徐霞客讲歪了。
        记者:那应该从哪些方面讲?
        王石:自然和人文,以及生存状态。徐霞客在那样一个时代,不去走科举道路,不去处心积虑地当官、当高官;而是把自己的生命放置于社会人文和自然之间——这种境界在那个时代的中国是很特别的。
        记者:您觉得徐霞客的价值在哪里?
        王石:徐霞客为中国和世界提供了这样一种人生,这就是他的价值。
        记者:您认为徐霞客游线申遗有没有意义?
        王石:我认为非常有意义。有些人可能对线性遗产不熟悉。我们说线性遗产,是指这种遗产的分布状态:线性或带状,比如丝绸之路是线性的,大运河也是线性的,也可以说是带状。徐霞客游历多,涉及到中国将近20个省份。他从二十一、二岁开始,一直游历30多年,直到50岁。把他走过的这些广阔地域,在游线里穿起来,这是很珍贵的,对今人是一个很好的鼓舞和参照。徐霞客走过的地方,今天也是我们很重视的地方,有很重要的人文精神。徐霞客为这些地方留下了很多日记,记录了地理山川、民风民俗以及民族的生存状态,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徐霞客的经历和游记对我们今天有什么影响?
        王石:最大的影响是让我们珍惜生命,无论是自然界还是我们自身。徐霞客在游记里的第一句话是“癸丑之三月晦”。“晦”就是旧历每个月的最后一天,即 1607年的5月19号;如按现在的阳历算,就是癸丑三月的三十号。从1607年到今年是405年,有这样一个徐霞客,来这样处置自己的生命,这样度过自己的一生——对今天的人是一个很好的启示:不仅珍惜自然界,也珍惜自己。徐霞客是一个胸怀博大,豁达,热爱自由的人;不是一个狗苟蝇营,只看到权势、财富、身外之物的人。这一点对今人,也是非常有启示的。#p#分页标题#e#
        记者:文化遗产保护要用钱,但是用钱可能就要开发。如何平衡这两者关系? 
        王石:我们只做保护就够了,我不太赞成开发。今天我们讲的文化遗产,或非物质文化遗产,过多强调开发是不对的;如果遗产有那么大的开发价值,何必要保护。我们提出保护,就是说这些遗产往往是难以开发的,用通俗的话说,你很难用它赚钱了。比如皮影戏你怎么开发?它是遗产,最重要是保护,不要把它丢失,哪怕放到博物馆里好好存放起来。你非要去开发它,然后再搞个什么,把它搞坏了。徐霞客作为一个旅游线路,也是这样。如果能找到当年的古道、遗迹,就用最大的心思很好地保护它,不要开发。有些开发争议较大,比如有些古迹,采取完全保护,在距离古迹一定距离的位置上,重新打造新景点的方式;有些呢,对古迹有一个保护,然后用另外不混同与古迹的方式,做一个一看就是今人所为的象征性获标志性建筑……现在,无论是联合国还是我们的文物行政部门,都有一整套很严格的做法。我在这里只不过是强调“保护”二字。
        记者:您觉得应该怎么“保护”?
        王石:第一,我们要对徐霞客精神应该进行客观、深入地讨论、总结。县里面把一些领导人的说法,说成是徐霞客精神,我觉得勉强,还有点政治化。比如说热爱祖国,我不觉得应该算作徐霞客精神;因为他既没有祖国观念,也没有外国观念,有什么热爱祖国可言呢?这是很牵强的。对徐霞客精神不要过于政治化,也不要过于意识形态化,宁可更加文化和人性一些。第二,就是联合相关省市进行大规模的调研。我提个建议:一个由一地来倡导、牵头,多地响应并联合,将这条线路上相关省市的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全都联合起来。在这条游线上,有哪些是应该加以保护的,把我们的任务搞清楚。第三,才是怎样去发挥社会力量保护它。我觉得必须坚持一个观念:不能在这里讲投入产出。说这里有一处古迹我要保护它,要花出多少钱,再怎么赚回来。我们现在有些政府朋友,常常这样想,还自鸣得意,觉得有经济头脑。保护就是保护,保护就是要花钱。你不能一花钱就想加倍赚回来,那不是政府了,是公司。
        记者:请您给宁海一个评价。
        王石:我第一次去宁海是2002年,第一届徐霞客开游节。路过一个收费站时,我问宁海人,这个节日有多少人参加?他们说可能有40万人。我当时完全不相信:这宁海是个县,一个节日能调动几十万人参加?能有四五万人已经不得了了。后来开游节的那天晚上,我觉得至少有50万人。散场了很久很久,我们都走不出来。第二天,我又惊奇地看到他们的村庄嫁女儿、娶媳妇,那个嫁妆整个都是红颜色的,非常漂亮。那种非常美的红妆拿出来做一个游行,满街皆红!我觉得宁海人民是能够做出一些让别人惊讶的事情的人民。我很佩服这一点。我和他们开玩笑说:徐霞客不是你们海宁人,徐霞客游记当然也不是在宁海写的。只是因为他写了一句话“自宁海出西门”——其实就是这一句话和宁海有关——他们就从这点切入;接着又抓住“三月晦”,“晦”是最后一天,一查,正是5月19日,抓住这个日子申报“中国旅游日”,坚持数年,就申报成功了,我想,这件事情虽然很难,但是他们的这种用心和坚持不懈,得到越来越多的人支持。这正是我非常期待的。我对宁海有信心。
        记者:请您送给宁海人一句话。
        王石:宁海是创造奇迹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