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 星期二
时下文论
时下文论→声音
金元浦:文化大交流的时代,是对话交谈的时代
来源:文促会 时间:2012-02-21

在《联结地球的文化力——高占祥与池田大作对话录》新书发布会上的发言


        在中日邦交40周年之际,在龙年春节即将到来之际,我们在这里拜读了高占祥先生和池田大作先生的对话,叫《联结地球的文化力》,我们深深的为之震撼,内心充满了一种感动。两位文化巨子登临世纪高端,纵论天下文化,思想敏锐、境界深邃,文化视野宽阔,文思泉涌,全书既有理论的高度,又有生命的质感,读来令人不忍放手。
        首先我们感到高占祥同志提出的文化力是软实力核心这个理念,他提出与军事力、经济力相比,文化力常常被看低,这么多年来,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现实,确实印证了这一判断。我们看到,池田大作先生非常赞同高先生提出的这样一个观点,他说针对人类现代文明的失衡,我们要敲响警钟,我们要构筑人类社会财富技术的物质性与道德信仰等精神性之间的完美的平衡。我觉得这些思想都是非常重要的理论的成果,也是被实践所证明的。我们知道马克思早就指出,社会生活中存在着两种生产力,这就是物质方面的生产力和精神方面的生产力,在我们世纪之交以来,全球的文化与发展观念,产生了重大的转变,长期以来,国际国内社会确实常常是把我们这个世界最主导的看成是经济的力量,GDP的发展、物质力量的发展。
        高占祥同志说,我决意写这本书的根本原因,是感到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文化被忽视了。我觉得他特别谈到,这样一种世界性的变化是一种世界性的流行病,这是非常深刻的见解。世纪之交以来,整个世界都在重新看待这一问题,全球文化与发展的观念在发生着重大变化,世界经济的一体化、全球化,高新科学技术与文化的发展,是我们重新来探讨文化与发展之间的关系,所以,我们知道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上一世纪末到现在,组织了文化与发展这样一个世界与发展委员会。在这样一个委员会中,特别提出了一系列的观念,他们特别谈到,我们创造的多样性,是文化,在人类发展中必须看到它极其重要的作用,而过去我们认为的那种脱离人、脱离文化背景的发展,那是一种没有灵魂的发展,经济的发展,要转过来,要看一个民族的文化乃至文明发展的一部分,而长期以来,我们认为经济发展就等于经济的观念,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所以,文化尽管有的时候还可以作为发展的手段,它最终不能降到只作为经济发展的手段和服从这样一个次要的地位,发展不仅包含经济的发展,更要包含文化的发展,因为发展是一种对个人和集体产生强大的思想和精神影响的现象,包括经济科技的发展,应当把它归为一个民族文化的组成部分之中。尤其是在98年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文化促进政策发展行动计划的草案中提出,发展是什么?发展可以最终以文化的概念来定义,文化的繁荣应当是我们发展的最高目标,而文化的创造力,是人类进步的源泉,文化的多样性是人类最宝贵的财富,对发展是至关重要的。我觉得这一切思想,可以证明我们高部长和池田先生正是在这样一个世界潮流的转变之中,作为一个最先的开拓者,作为一个推动者而出现的。
        第二个想法,我想谈谈我们进入的一个文化大交流的时代,我的这本书中看到了文化大交流这样一个最重要的命题,高占祥同志指出,要以开放的态度、平等对待各种不同的文化,池田先生也在意全世界致力于推动交流与对话,他们是文化大交流时代的勇敢开拓者,中日文化交流的先行者和人类文化价值的执着的坚守者。池田先生指出,不同文化间的相互接触,相互尊敬、相互合作,相互学习,是对人类十分有益的,那么新世纪人类进入了一个文化大交流的时代,从文化大交流的理论来探讨,我想说有四个方面,可以印证这一个大交流时代的主题思想:
        第一,文化大交流的时代,是对话交往、交流的时代,这种对话已经上升为一种哲学,叫做对话主义,这种对话始终保持着多样化的、多深度的特征,这种对话主义的基点,在于肯定、承认当代各不同范式话语都存在着它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正因为每一话语具有自身切入文化或理解文化的独特的视角和框架,因而,才具有深入理解对象、把握对象的部分真理性和片面的深刻性。所以我们对话主义的基本精神,表现为两种声音的相会,而不是一种声音的对白,是相互平等的对话交流而不是一方吃掉另一方。#p#分页标题#e#
        第二,当代对话主义表现为以文化交流与综合为特征的全面对话,所谓全面对话是指人类社会对话的根本性,它是一种无所不在的现象,浸透着人类的语言,浸透着人类生活的一切蕴含着意义的事务,所以我国文化的交流,上升到对话的哲学高度,有着它深刻的哲学的背景。
        第三,文化主义又表现为历史转折时期,人类自身思维的内在冲突与存在的对话,人类在所有对话中的理解、语言、历史乃至整体个人的存在,实际上都是在不断的发展中,都是未完成的。所以传统的终极真理的绝对观以及由此产生的两级对立,非此即彼的独白式思维,与对话主义有着深刻的本质上的不同,这是我今天特别谈到对话所具有的非常重要的这种力量,展示了人类精神世界的无比丰富性和人类存在的深刻危机。
        第四,我认为这种上升为哲学的对话主义,作为一种过程,有体现着人类精神视野的不断生活,从当代社会生活和文化实践来看,文化对话主义包含着哲学上的一个重大理念,叫做文化坚信。这就是讲不同文化间的精神交往,文化对话主义表现为审美交流和其他文化内容交流的可传世、可互换、可再创造的这样一种特征。
        说到这里,我在这里读到了高先生的诗作,高先生说“平生意气付毫端,欲遣龙蛇上九天”。在这里我们也读到池田先生的诗句,“你们是东方的黎明之光,照亮我们的记忆深处”。他对青年讲的,也是对世界讲的。阅读这睿智哲人的对话,心灵将燃起心灵的火花。于是我们在这里回首,于是在我们这里思索,于是我们在这里展望,“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谢谢!